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西音新闻>>正文

中西合璧 学科共鉴——评我校艺术实践系列音乐会

作者:王安潮    浏览:  发布时间:2017-11-01 

作为专业音乐院校,舞台艺术实践是检验教学成效的重要环节,我校一直坚持教学直至学科发展的实践检验。前日举行的管弦系、民乐系专场音乐会就是艺术实践系列学术理念之表现,它们综合呈现了我校器乐表演专业的学术视野与技艺水平,既紧抓住特色,也凸显出创新,将近年来我校持续探索的学科特色发展之路展现出来。管弦系音乐会中以近年来快速发展且为音乐厅标志的管风琴为切入点,并以其为中心与交响乐队、室内乐协同展现,同时融入器乐独奏及声乐演唱的学科建构于其中,展现了创新发展的前沿;民乐系以秦风秦韵的学科及学术传统为特色,将作品地域性与演奏个性化相结合,从而显示出“丝路”音乐文化指向性和发掘传统文化的纵深性,展示了以个性发展为主要特色的学科思路及学术传统。    

以管风琴为主的管弦系艺术实践音乐会,从学科协同发展的视角出发,以管弦系交响乐队、室内乐队的合奏课教学成果呈现为基础,结合声乐系、现代音乐学院的教学成果而上演的这场音乐会,以西方音乐奠基意义的管风琴音乐为特色视角,将这一在西方音乐世界因其庄严肃穆、崇高威仪的音响而震撼人们的心灵,在东方国也因其高雅脱俗、声韵慷慨而受到尊崇的较为小众的器乐艺术形式进行了全面演绎,展示了这一学科近年来在我校的快速发展,其现场给观众带来无与伦比、华美至纯的音乐感受。其中,王怀瑾、张怡劼、武彦娇等管风琴教师在我校交响乐团、合唱团及男高音歌唱家陈勇教授、大提琴演奏家冯琦越和我校享誉业界的弦乐四重奏的四位演奏家协同下,给大众再次带来震撼心灵的饕餮视听盛宴。以秦风民间音乐为基础而呈现的民乐系音乐会,展现了各种形式的室内乐、管弦乐,尤其是以秦派风格民族音乐新创作、新探索的各音乐种类(古筝、竹笛、鼓乐),更展示出浓郁的地域特色。慷慨激昂的音调,韵味独特的风情,将秦地音乐的婉约与豪爽尽展开来。    

 

管弦:中西融合恢弘大气

 

从音乐形式看,此次音乐会选取了从巴洛克至现代音乐等各个时期的经典作品,表现了不同时期音乐风格的管风琴声响特色,而我校冯季勇副教授以江苏民歌《茉莉花》改编而成的管风琴曲则展现民族“自己的声音”。音乐会上半场从巴洛克时期最具影响力的管风琴音乐作曲家之一的乔治·穆法特(1653-1704)管风琴独奏《托卡塔》(第八首)开始,法国管风琴作曲家赛萨尔·弗兰克(1822-1890)的《天赐神粮》、德国古典作曲家约瑟夫•加布里埃尔•莱茵贝格尔的管风琴与小提琴组曲之一《前奏曲》、托马斯·阿尔比诺尼(1671-1750)的《d小调小号协奏曲》的柔板乐章,由我校弦乐四重奏的王渼辰、田晖、王恪居、冯琦越等四位演奏家助阵的上半场的柴可夫斯基作于1871年的《D大调第一弦乐四重奏》(第一、二乐章,尤其是第二乐章的《如歌的行板》更是给观众带来至纯的经典音乐享受。下半场由法国现代派作曲家奥利维埃·梅西安(1908—1992)管风琴独奏《欢乐与光明》开场,随后的是我校交响乐团与管风琴联袂演绎的法国作曲家卡米尔·圣桑(1835-1921)管风琴交响曲《d小调第三交响曲》(第二乐章)。两位法国不同时期的带有民族风格的管风琴作品之后是我校冯季勇改编的江苏民歌《茉莉花》,其主题经管风琴声与交响乐队、合唱队宏大声响,给人们带来透彻心灵的艺术美韵。    

从音乐的演绎上看,此次音乐会全部由我校教师担纲,王怀瑾、张怡劼、武彦娇管风琴演奏家的技艺娴熟,较好地完成了作品的内在情韵,尤其对不同时期音乐线条在管风琴多声部中的层次变化令人赞叹。王怀瑾独奏的《托卡塔》具有开场音乐的效果,气势宏大、热烈雄伟,展现了巴洛克时期繁复雕饰的音乐线条;而她独奏的另外一首风格迥异之作《欢乐与光明》,则是现代手法中将“有限移位”技术进行管风琴多声线条构建的大胆尝试,两部作品展现了王怀瑾技术的全面。张怡劼与陈勇、冯琦越协同演绎的《天赐神粮》,与田晖合作演绎的小提琴与管风琴组曲之《前奏曲》,与刘昊协奏的《d小调小号协奏曲》的柔板乐章,可见其技术能力之全面、艺术诠释之多样,将西方管风琴所能及的领域诠释殆尽,而她与交响乐队、合唱队共同完成的《茉莉花》则是以其线条美与和声美的最大化展现,将中国曲调的清晰线条与西方和声丰富予以展现。武彦娇与交响乐团联袂演绎的《g小调管风琴与乐队》(弗朗切斯卡·普朗克)、《d小调第三交响曲》(管风琴交响曲)(卡米尔·圣桑)也是两种音乐风格与技术特点完全不同的作品,前者的玲珑剔透与后者细腻唯美,通过武彦娇的演绎,将管风琴的各种声音特色完美的展现。    

 

民乐:秦风秦韵民族交响

 

从民乐系的音乐会在形式上的架构来看,以小乐队为基础而展演的小合奏《秦韵》(张晓峰)、竹笛独奏《秦川情》(曾永清)与古筝和打击乐的二重奏《大漠行》(魏军)展现了秦地民间音乐的特色音调,秦腔的音调特色鲜明,腔韵婉转尽显地域风情;而西安鼓乐(行乐)《满园春》(赵庚辰传谱)是我校传承“世界非遗”的倾力之作,温文尔雅、富丽堂皇、庄严大气的古风,使《满园春》的曲意景象明显;弹拨乐《舞》(周煜国)是黔南少数民族民间音乐为素材而作,是我校坚持民族器乐创作与表演协调发展的学科建设成果,该作在2005年“中国文化艺术学院奖暨第二届民族器乐演奏比赛”中获得新曲目创作银奖,其创作因坚实的民间音乐基础而特色凸显。室内乐部分的作品多为我校师生创作,有的则是挖掘之作,显示出我校植根西北、放眼世界的学术视野及学科发展理念。    

以民族管弦乐《庆典序曲》开始的大合奏篇章是我校乐队课的教学成果之表现,赵季平教授的这一作品以北方民间音乐为基础,尤其发掘了吹打乐的特色,展现了唢呐嘹亮、鼓乐齐鸣的欢庆场景。韩兰魁创作的《月牙泉的故事》同样以“丝路”音乐素材而作,它将视角转为微观地陈述敦煌音画的迷人内蕴,和声丰富的线条勾勒,使其音乐始终以温婉而饱满的情韵而转换色彩,给人以浓郁的历史风情故事画卷,月牙姑娘的形象栩栩如生。杜朋朋清唱的《一对对鸳鸯水上漂》是陕北民歌中的动人篇章,情人的思恋以特有的陕北方言诉说,展现我校陕北民歌特色教学的学科发展成果。赵季平的《国风》以古曲《梅花三弄》为素材,展现了泱泱国风的古韵与气派,尤其是意境转换的浓淡对比,将观众的注意力始终集中在国风的大开大合场境中。西北地域特色的民族管弦乐创作一直是我校的优势学科建构方向,展现了我校坚守民族传统音乐,发展现代可听性艺术音乐的学术理念,其探索已在国内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此次音乐会是我校器乐表演学科全面建构、发展之表现,师生们在表演技艺娴熟在多风格音乐展现中铺展开来,而开放学术视野及教学观念则将古今中外的各类音乐予以全能展现,中西融合地发展了自己的学科特色。而在“自我声音”的彰显中,又展现了我校作为“丝绸之路”起点而将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不断融合的发展学术建构理念。其中,大力发展像管风琴这样的西方经典与秦派风格民族音乐的文化地理特色,这些探索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都是具有创造性和个性化的学科特色,而全能演绎西方管弦与民族器乐的各种表现可能性,使得音乐会在特色与个性上更是值得圈点。系列艺术实践音乐会是我校表演艺术学科勇攀高峰、追求高精尖发展之表现,其影响力必将随着现场声响震撼力而留给大众以长时间的回味,给中国专业音乐教育及现代学科发展注入活力,奉献才情。   

 

管风琴独奏《托卡塔》第八首

男高音与管风琴《天神赐粮》

小提琴与管风琴《小提琴与管风琴组曲》--前奏曲

小号与管风琴《d小调小号协奏曲》--柔板

《D大调第一弦乐四重奏》第一、二乐章

《g小调管风琴与乐队》

《d小调第三交响曲》(管风琴交响曲)第二乐章

江苏民歌《茉莉花》

民乐合奏《秦韵》

笛子独奏《秦川情》

古筝独奏《大漠行》

西安鼓乐(行乐)《满园春》

弹拨乐合奏《舞》

陕北民歌《一对对鸳鸯水上漂》

民族管弦乐《月牙泉的故事》

民族管弦乐《国风》

 


 


 

 

 

 

 

 

 

 

 

 

 

 

 

 

 

[返回顶部 | 西安音乐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