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媒体报道>>正文

2018-1-11 文匯報《唯寄歌舞寓長安 近六百件音樂文物聽古時樂》

作者:    浏览:  发布时间:2018-01-13 

http://paper.wenweipo.com/2018/01/11/OT1801110005.htm

 

唯寄歌舞寓長安 近六百件音樂文物聽古時樂

2018-01-11
■「唯寄歌舞寓長安-陝西古代音樂文物展」共展出590餘件樂舞文物藏品。 ■「唯寄歌舞寓長安-陝西古代音樂文物展」共展出590餘件樂舞文物藏品。

陝西是中華文明的搖籃之一,也是樂舞文化的主要發源地。5000多年的文明史、14個王朝1100多年的建都史,在這裡留下豐富歷史文化遺存的同時,亦留下了燦爛的樂舞文化藝術。日前,「唯寄歌舞寓長安--陝西古代音樂文物展」在西安音樂學院藝術博物館正式開展,590餘組件中國古代樂舞及絲路音樂藝術文物藏品精彩亮相。此次展覽也是陝西首次舉辦的樂舞文物專題展覽,主辦方希望通過這些精美的古代藝術品,能讓觀者更加深入地領略縈繞在三秦大地上的古代樂舞華章,體味中國古代輝煌時期藝術的迷人魅力。■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李陽波   

據介紹,絲綢之路起點陝西西安,曾是歷史上聞名世界的東方國際大都會。盛世繁華,萬國來朝,東西方文化的碰撞交流,也在這裡留下了大量珍貴的民族音樂發展的歷史印記。史前先民塤鳴悠揚,兩周鐘磬振播禮樂,秦漢樂府歌舞昇平,魏晉南北朝羌笛嘹亮,隋唐兩代胡部新聲,宋元明清秦腔激昂......這一切都在陝西這片熱土上匯聚成一條浩蕩奔湧的樂舞長河,激盪出聲聲歷史的回響。   

萃集古代音樂文物精華   

此次展覽由陝西歷史博物館、西安音樂學院共同主辦,共展出藏品590餘組件,不僅萃集了陝西古代音樂文物精華,同時也是中國古代音樂史的一個縮影。記者在現場看到,展出的文物既有商代宮廷樂器特磬,漢代象徵禮制的編鐘,也有美輪美奐的大唐樂舞俑,形態各異的北魏騎馬樂俑,宋樂舞紋磚雕。現場專家告訴記者,張騫鑿空西域,西域樂舞隨之傳入內地,羌笛、箜篌、胡笳、琵琶等外來樂器奏出的美妙音樂,備受中原民眾喜愛。此次展出的具有西域風情的樂舞文物,亦蘊含着絲綢之路上經貿交流和民族融合的軌跡,勾勒出中外樂舞交流、文化融合的發展歷程。   

彩繪女舞俑維妙維肖   

據了解,陝西出土的音樂舞蹈文物種類多樣,除了編鐘、三彩百戲俑等,還有或華美瑰麗,或古樸雅致的表現古代樂舞場面的金銀、陶瓷器及磚雕、畫像石等,尤其是中國歷史上最為鼎盛的周、秦、漢、唐時期的樂舞文物,千姿百態、內涵豐富,有着很高的藝術價值。   

在此次展覽中,有一組件文物備受矚目。這組出土於西安周至縣的唐代彩繪女舞俑,顏色艷麗,四位梳着不同髮髻、身材曼妙的少女,似乎正在隨着宮廷樂師彈奏出的美妙樂曲,翩翩起舞。四件女舞俑形態維妙維肖,就如同從古屏上走來踏歌的舞人,個個欲作弓腰而反身向後,眉微蹙,眼微合,每個人臉上都洋溢着一種舞者的快樂和少女的可愛,真是「舞袖弓腰渾忘卻,蛾眉空帶九秋霜」。   

中國有着五千年的文化歷史,在不斷的朝代更迭與民族融合之中,音樂、舞蹈、詩歌等諸多藝術形式也在不斷地變化。出土於西安的兩件北魏騎馬奏樂俑,便是這個時期的最好見證。公元439年北魏統一中國北方,鮮卑族音樂與其他民族音樂不斷進行接觸、了解和交融。這兩件騎馬奏樂俑雖身着胡服,但演奏的方式卻和南朝樂師無異,從此就可看出,當時的北魏朝廷已經創造出具有民族特色的新的音樂風格,而正是這種不同音樂文化的不斷融合和創新,才推動了中國音樂的發展。   

千年女俑懷抱琵琶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唐朝詩人王翰的一首《涼州詞》,讓很多人對唐琵琶記憶深刻。此次展出的一件唐彩繪抱琵琶女立俑,不僅是西安周邊出土文物中少見的一件精品,同時也將唐朝琵琶演奏的風采表現得淋漓盡致。雖然女俑手中所抱的琵琶已有些許殘缺,但觀者依然可以從中清晰看到那個時代的文化特徵。   

專家告訴記者,琵琶在中國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秦漢時代。後來,隨着魏晉南北朝時期曲項琵琶的傳入,上到宮廷,下到民間,琵琶慢慢地成為了無論是王孫權貴還是貧民百姓,都十分熱愛的雅俗共賞的樂器。到了唐代,由於當時政治穩定, 國力強大,對外來文化也是兼收並蓄,使得琵琶藝術進入到第一個高峰時期。在音樂領域裡,唐代最著名的宮廷燕樂皆以琵琶為主,琵琶已經成為公認的唐代音樂藝術符號。   

唐王朝的繁榮,不僅深刻影響着世界,同時也讓帝國的普通老百姓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享受着太平盛世的美好。此次展出的唐三彩女立俑,女俑頭梳烏蠻髻,面龐豐潤,雙眼微瞇,紅唇微啟,下頜微抬,站姿優雅。絢麗的衣裙與豐滿的體態完美地結合在一起,甜美的微笑中似乎充滿着對美好生活的遐想。她的體態雍容華貴,端莊大方,洋溢着生命活力和青春之美,形象地展現了一位盛唐仕女的典型形象。   

中西樂舞文化交流碰撞   

黃沙漫漫,駝鈴聲聲。自漢武帝時張騫從長安出使西域,開通了絲綢之路,中外交流進入了一個嶄新的階段。在唐代,以長安為起點的絲綢之路達到極盛,中國與中亞、西亞、歐洲、非洲諸文明廣泛交流、相互影響,並在溝通互鑒中形成了更發達的盛唐文明氣象。在這場陝西古代樂舞文物展中,亦有很多珍貴文物都承載過絲綢之路背景下東西方文化交流的歷史使命。   

出土於西安的唐三彩駱駝載樂俑便是這一時期最典型的代表。這件三彩俑通高58cm,駱駝引頸長嘶,駝背上共有八名男女,其中七名男樂手身着漢服,手持胡人樂器,面朝外盤腿坐着演奏,中間站立女子正在歌唱。這些彩繪俑眉目清晰,姿勢各異,神情專注,栩栩如生,雖為唐人形象,但其表現的樂舞則體現着濃郁的異域情調。   

據悉,唐朝開放的格局,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們。這一時期,中國本土音樂和各種外來音樂在長安和諧共生,其中歷史上明確記載的西涼樂和龜茲樂,便在當時的長安城大小酒肆中隨處可見。同時大唐樂師和外來樂師互相學習,積極融合,並進行創新,也生成很多新的樂曲。這件作品正是「女為胡婦學胡裝,伎進胡音務胡樂」的真實再現。   

據介紹,漢代是中國樂舞、雜技等「百戲」藝術空前發展的時期,此次展出的西漢百戲俑,三件正在歌舞的陶俑,將手舞足蹈的「百戲」藝人表現得活靈活現。除此之外,唐彩繪樂俑、唐胡人力士俑、唐墓壁畫等,都是盛世盛景中由中西方樂舞文化交流、碰撞與融合出的全新火花。千年之外,這些歡歌與樂舞共同交織了一條璀璨的絲綢之路,將當時最耀眼的文明串聯起來,開啟了改變世界的文明交流史。   

樂舞文物千姿百態   

本次展覽從商代開始,以周、秦、漢、唐、宋等重要歷史時期為脈絡,圍繞陝西古代音樂、舞蹈、百戲等內容,呈現着千姿百態的珍貴樂舞文物,反映出各朝代異彩紛呈的表演藝術特徵和風格。   

其中出土於西安藍田的商代特磬,應該算是比較早的一件古代樂器。相傳磬為上古「毋句氏」發明,懸而擊之。而根據史書記載,商代時磬已廣泛流傳,製作精美,為王室宮廷樂隊所用。此次展出的這件商代特磬,其形制與殷墟沮水南岸出土的龍紋磐比較接近,平底、股短闊、鼓狹長,可能是當時上層統治者專享,象徵身份地位的「禮器」。   

「塤」是中國最古老的吹奏樂器之一,形狀多為圓形或橢圓形,底部呈平面,大小如鵝蛋。此次展出的唐三彩塤和唐三彩猴頭塤,其中一為胡人形象,一為猴頭,內腔空,頭頂和兩頰處共有三個小孔(吹孔和音孔)。兩隻三彩塤製作精美,形象逼真,維妙維肖,不僅表現了唐代工匠對美的追求,也反映出唐代中外文化交融,絲綢之路貿易繁盛,音樂歌舞高度繁榮的景象。   

此外,出土於陝西咸陽的西漢陶編鐘,讓人充分領略到古人在音樂方面的智慧和創造精神。漢代瑟枘和陶鈴,則讓很多人第一次感受到古代樂器的精緻。而宋朝的樂舞紋磚雕和人物紋磚,亦充分展示了當時樂舞發展的成就。   

 

 

[返回顶部 | 西安音乐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