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媒体报道>>正文

2018-09-16省教育厅《西安音乐学院民乐系赵新芝教授:默默耕耘育桃李》

作者:省教育厅    浏览:  发布时间:2018-09-17 

http://jyt.shaanxi.gov.cn/jynews/nanwangshien/201809/16/82693.html

 

在全国第34个教师节来临之际,此文谨献给我的导师——西安音乐学院民乐系赵新芝教授,感恩赵老师长期以来对我的谆谆教诲与无私关怀,以及在教师岗位上三十年如一日的默默耕耘和对陕西扬琴事业的卓著贡献。  

 

“爱”——爱岗敬业,爱生如子  

 

 

2015年对于我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在这一年,我作为西安音乐学院研究生二年级的学生,代表学院参加第十届中国音乐“金钟奖”,荣获扬琴第二名。“金钟奖”作为全国音乐界最权威的奖项之一,每一届都吸引着全国最优秀的青年演奏家争相角逐——其中获奖者几乎都由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等专业院校的高校教师和青年演奏家所垄断。  

赛后,面对老师和同学们的赞誉声,却只有我自己最清楚:我此次获得的荣誉,绝大部分要归功于我的导师赵新芝教授。  

那是2015年春,我通过学院的层层选拔有幸成为代表西安音乐学院扬琴专业参赛的唯一选手。在一开始的备赛阶段,我的心理压力很大,因为我知道:能参加这种国家顶级的大赛的选手,绝对都是全国范围内“一等一”的高手,作为地方院校还在读的学生,即便“侥幸”晋级也很有可能是“打酱油的”。况且,“金钟奖”从初赛、复赛、决赛一共要准备七首作品,每一首都需要精雕细琢,这种压力每天都使我喘不过气,甚至一度想要放弃。  

我的这种状态,赵老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作为我的导师,赵老师找到我,对我语重心长地说:“唐进,我明白你的实力,你的优势在于优秀的心理素质与舞台表现力,在参加的其他全国大赛中也屡屡获奖,你绝对拥有与其他高手‘掰手腕’的能力!所以,你要知道,作为地方院校选送的选手,这不但不是我们的劣势,反而是我们的优势。因为我们不怕淘汰,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在比赛中,你只要完完全全把自身的能力展现出来,放手一搏,就一定不会留下遗憾。”  

从这次谈话以后,我的信心倍增。赵老师为了充分保证我的备赛状态,从那年春天开始,她把学校安排的正常一周一节的专业课,变成了一天一节。无论多忙、无论多累,她一定都会挤出时间来给我听听作品。  

那段时间,总有其他朋友不解地问赵老师:“是学生比赛,又不是你比赛,为什么要把自己搞得这么累呢?”赵老师回答:“这次是金钟奖首次设立扬琴专业,唐进同学自己非常努力,既然他已经通过了选拔,代表陕西文化大省参赛,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我都一定要把他的状态调整到最好,作品处理到最细。不然无论是对学校、还是对学生,我都会内心有愧啊!”这朴实的话语正是赵老师对艺术的高度责任感和对祖国民族文化的挚爱。记不清上过了多少课,数不清流过了多少汗。赵老师的嗓子哑了,但就是凭借着长期以来对她热爱的事业负责的这股“执拗劲儿”,我的演奏在赵老师的指导下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细腻,最终在比赛中稳定发挥,拿下了这份凝结着赵老师无限汗水的沉甸甸的荣誉。  

在我的同学们眼中,赵新芝老师是一位事无巨细、认真负责的老师;更是一位爱生如子却又要求严格的妈妈。她对所有学生都像自己的儿女一样——学生进步了,她由衷高兴;学生受挫了,她温暖宽慰。我的师妹裴婧同学经历了两年的考研失利,在2016年终于考上了赵新芝教授的研究生,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她忐忑地找到我,告诉我说:“师哥,我现在既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我终于考取了梦寐以求的赵老师的研究生。但我也担心,因为之前本科阶段就读的不是音乐专业院校,没有进行过特别系统的专业训练,底子比较薄弱,怕跟不上研究生阶段的专业课程……”我安慰她:“师妹,一定不要有包袱,跟着赵老师好好努力,一定会尽快迎头赶上的。”  

果然,进校以后,裴婧同学发现她之前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她时常找我谈心,说为了让她尽快掌握演奏要领,正常一个小时的专业课,赵老师几乎每节课都会给她上到两三个小时,耽误了饭点,赵老师就点份外卖在琴房吃。看到赵老师这么认真,作为学生,自己在专业课的学习上也越来越有积极性了,专业水平也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  

在一次演出完毕,有媒体曾经问赵老师为什么年逾五旬还要这么“拼”?赵老师淡淡的一笑,简短地回答道:“这没什么,只是每个教师应该做的。”在她的话语中,从来没有华丽的辞藻,因为在她心中,这些真的仅仅只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只是尽到了一名人民教师该尽的责任。  

 

“教”——德艺双馨,硕果累累

 

正人先正己。在三十余年的教学生涯中,赵新芝老师始终以高度的爱心和责任心对待每一位学生、每一堂课。她始终坚持把思想道德教育贯穿于专业教学的过程中,与同学们无论是在思想上还是在专业上都形成了良好的师生关系,在专业上对学生们悉心指导、在生活中如妈妈般关怀备至,得到了家长和学生的普遍爱戴和尊重。  

同时,赵老师擅于采用丰富多样的教学手段,从不同角度多方位启发和诱导学生,挖掘学生的潜质,同时针对每个学生的不同性格特点和实际情况因材施教,广开思路,使学生产生了浓厚的学习兴趣和积极的学习心态。  

2017年,在硕士毕业后我留校任教,赵老师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唐进,我这一辈子追求目标就只有四个字:德艺双馨。这么多年来,你也知道艺术的道路上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艰辛,所以,能进入音乐学院的学生每个人都付出了无数的精力与汗水。现在你成为一名音乐学院的高校教师,把学生教好是你的义务,更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听了赵老师掷地有声的话语,我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同时肩上也感到沉甸甸的责任。  

在扬琴专业领域,赵新芝教授是全国集教学、科研、演奏于一身的知名专家。在学术上,她特别注重探究教学理论与教学实践二者的科学契合点。她对现代扬琴技法的状态训练特点及扬琴演奏中的“点”“线”问题进行了多年深入研究,形成了富有特色并经过多年教学实践检验的富有成效的教学理论。她所总结归纳的“状态训练法”,结合了西方器乐训练中的“气息”“重心”等概念,借鉴升华到扬琴演奏艺术中,突破了扬琴演奏练习中仅仅解决“手上问题”的误区,将整个全身的演奏状态看作是一个整体,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扬琴演奏者“身体状态紧”的问题。同时,针对扬琴的音色特点,结合多年的演奏教学实践,赵新芝教授形成了一套极为科学的音色审美体系,创造性地的提出扬琴演奏应“一击即松”的概念,追求音色的颗粒感,并将其贯穿于整个扬琴教学体系之中,使演奏者形成一套从手指到手腕再从手腕到手臂的完整演奏方法理论体系,这套体系使得扬琴的演奏音色更为清澈、统一,将扬琴的音色特征发挥得淋漓尽致。  

在音乐的表现力上,她时常说的一句话是:“扬琴演奏是感性的,具有很强的情绪化特征;而音乐作品本身是理性的,其中的句法、和声、配器等一定是及其严谨的。要想把琴弹好,就要把演奏中的感性认识转化成理性概念,使自身音乐感悟性精准到每一个气息和每一个音的把控尺度上,只有这样才能打动自己,从而打动观众。”  

有很多慕名而来的扬琴学生在上完赵新芝老师课之后,纷纷表示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原来扬琴的声音也可以这么好听!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在赵老师的谆谆教导下,她的学生形成了良好的学习氛围和互帮互助的团队精神。学生的综合素质和过硬的专业水平都得到了学院和社会的高度评价和认可。在这个积极向上的团队里,历届先后有数十人次获得“三好学生”“优秀毕业生”“优秀班干部”“国家奖学金”等各种荣誉称号。  

三十余年来,赵新芝老师先后审阅过研究生论文百余篇,评定毕业、汇报音乐会近百场。  

在各种国家级、省级民乐大赛中,她的学生捷报频传,连年成绩斐然。其中金奖28人,银奖37人,铜奖31人,优秀演奏奖40余人。使我省的扬琴教学在全国同行业中名列前茅。迄今为止,在陕西省文化厅主办过的三届“陕西省民族器乐大赛”中,她所指导的学生连续包揽了金银铜奖。  

在西安音乐学院2017届研究生毕业典礼暨硕士学位授予仪式中,赵新芝教授同时荣获“优秀论文指导教师”和“优秀毕业音乐会指导教师”荣誉称号,成为全院百余名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唯一获此殊荣的导师。  

以上所列举的种种成绩是赵新芝教授默默耕耘三十载的缩影,赵老师的学生早已桃李满天下,正在全国各个不同的工作岗位发挥着自己的光和热。  

“默默耕耘育桃李,砥砺前行铸英才。”赵新芝老师在人民教师岗位上时时刻刻践行着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四有教师”的重要讲话精神,以甘为人梯的品德以及对扬琴艺术不懈追求的精神深深影响着她的学生们。同时,赵老师也以其高尚的师德、严谨的治学态度、蓬勃的创新意识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肯定与赞誉。(文/西安音乐学院 唐进)  

 

 

 

 

 

 

[返回顶部 | 西安音乐学院]